事情是發生在八月三日星期三晚間約莫九點,當時我正在整理希拉蕊的家族名單,可能也是因為要下班了,精神狀況不甚理想,我出了公司後(光復北路大台北瓦斯大樓)原本還想直接搭計程車回家,後來想想肚子有點餓,還是簡單到便利商店買個東西,然後再去搭捷運到士林活水中心運動一下。

我在全家買了一個壽司,選購時我還特意注意卡路里最低的,然後買了一瓶無糖綠茶,我把茶放在便當袋裡,走出便利商店我只記得我正把壽司打開準備要吃。

接下來這段記憶是個blackout,我怎麼也想不起來,也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。

等我醒來的時候,救護車已經在我面前,我彷彿是被人叫醒,我看到公司大樓管理員和救護車說我是在這棟公司上班,管理員還把公司同事叫下來確認,之後我就被載到國軍松山醫院,在車上我看到一個比我受傷更嚴重的年輕男生,出發之前我才聽聞,很可能是他出車禍飛了出去然後撞到我。但事實上,我完全不知道究竟是怎一回事。

到了醫院我的同事趕緊來看我,我也快叫住在附近的好友來,還有交通大隊、警察都在現場詢問,原本看起來都是些皮肉傷,但醫生還是希望我留在急診室住院觀察,在做了包紮、照了腦部X光之後,我打了點滴,接著我家人來到後確認我X光並無大礙,我就在醫院躺了一晚。

我的傷口包括前右額頭擦撞,頭部左前上方後後腦杓部分有些許微血管擦傷流血,我的右肩有挫傷算比較嚴重,左小腿擦傷、兩手大概有八處在手指關節或是手背上的傷口,可能是因為前右額頭的擦撞,隔了一天我的右眼全部腫起來了,應該還需要三五天才會消腫成功。

這真的是一個天外飛來的橫禍,那天住在醫院量血壓時(我的血壓都是under 50/60),我也驚覺自己長期以來低血壓的問題,可能是因為下班後血壓已經偏低,人的狀況本來就不好,遇到事情也來不及反應。至於那個男生呢?他縫了好幾針,後來轉診到榮總,原來他沒滿18歲還無照駕車...。

隔天我回家時,赫然發現我的Paul Smith大背包受到強力的擦撞,我推測很有可能因為這個包包,幫我擋去了一部分的衝撞,而我的一件自己很喜歡的Hugo Boss T-Shirt 也在這次擦撞上破了一個大洞,淪落到當抹布的命運;但另外,我把Nike的球鞋丟了,因為兩年前的六月某天(SARS時期),我就是穿著那雙鞋從錢櫃KTV環亞店唱通宵出來,在早上六點的時候,只因為我叫一個被流氓磨蹭的朋友趕緊離開,竟然被三五個流氓毆打一頓,那次比這次更慘,我的眼睛還縫了兩針,頭部有非常輕微的腦震盪,休息了一個月才全然康復。

很多事情的發生往往是處於自己沒有照顧好自己的狀況,但這件事情似乎提醒我,除了更該重視自己的身體狀況外,我似乎不該太把重心全擺在工作上,用腦過度真的不是件好事,除了多行善事,也要多把時間花在關心家人上面。當然最要緊就是提醒大家,很多意外的造成很有可能是自己的身心情形不好,希望大家不要和我一樣,作息不正常又晚睡,這些都有可能讓身體亮紅燈的。

最後我要謝謝我媽媽又變成我的看護了,以後多聽妳的話就是;還有我的家人對我的照顧,小米又再度趕到現場陪我,我的同事們,以及網路上眾多朋友、歌迷你們的慰問和鼓勵。

Love,
Jordy


創作者介紹

鄉村小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